导航背景
東南海防古堡①:蒲壯所城——古堡裏的最萌門神
作者:管理员1    发布于:2020-08-28 18:47:02    文字:【】【】【
摘要:元末明初,浙東南和閩東沿海一帶倭寇泛濫,明太祖朱元璋派重臣湯和與周德興等人經略海防,設置衛所,衛下領所,所又有千戶和百戶之分,下轄寨、臺(瞭望臺)、烽堠等。後來經過不斷增修,各種城堡、寨、臺與烽堠達到壹千多處,構成了壹條長長的海防線。

       元末明初,浙東南和閩東沿海一帶倭寇泛濫,明太祖朱元璋派重臣湯和與周德興等人經略海防,設置衛所,衛下領所,所又有千戶和百戶之分,下轄寨、臺(瞭望臺)、烽堠等。後來經過不斷增修,各種城堡、寨、臺與烽堠達到一千多處,構成了一條長長的海防線。
       如今,這些堡寨多已在歲月中消逝,但仍有一些保存完好,值得探訪。
       葉克飛訪問了這些古堡中的溫州永昌堡、蒲壯所城、霞浦大京堡、泉州惠安的崇武古城,以及泉州東山的銅山古城,並帶來了一系列走訪手記。
      在溫州蒼南縣的山路間兜兜轉轉,稻田、茶田和樹林在道路兩側穿插,一直延伸至終點的蒲壯所城。
       未見城鎮,先見城墻。各種不規則石塊砌成的城墻高聳於前,上面長滿了頑強的雜草。之所以雜草有生存空間,是因為城墻雖以塊石壘砌,但中間則以實土和碎石夯實。

天光雲影下的城墻

       沿著城墻向前,數十米外便是古城的城門。石塊粗礪,石門古樸,僅有大門石拱有近年新修葺的痕跡,大門上方的“威遠門”三個字已然模糊不清。資料顯示,它上一次修葺是在1987年,距今已有三十余年。
       大門下方的石板路,如今仍是村民們進出古堡的最重要出入口。因為入口狹窄,村中道路也窄,機動車無法通行,最常見的反而是既能載人又能載貨的三輪車。我對這座古城門的最深刻印象,恰恰來自初見時的那一瞬間,一輛快遞三輪車正在駛入。古樸的城門與現代的快遞,形成了奇妙的化學反應。
       蒲壯所城這個名字頗為拗口,其實這個名字來自於其所在的蒼南縣馬站鎮蒲城鄉。據說,蒲城原是海灣一角,因潮汐而泥沙淤積,漸成菖蒲與蘆葦叢生的海灘。1500多年前,在此搭寮墾荒者將此處命名為“蒲門”。
       唐宋年間,這裏都曾駐軍,明洪武十七年(1384年),為了防範倭寇,明廷在此修建蒲城城墻。明正統八年(1443年),將相鄰的“壯士所”城並入,合稱蒲壯所,隸屬金鄉衛。1996年,蒲壯所城被評定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這座城墻周長達2500米、高約5米的古城,北面城墻靠山,因此未設城門,另外 三面各有城門,也各有甕城一座,用於禦敵與關門打狗。威遠門是東門,也是正門,南門名為正陽門,西門名為挹仙門。
       走進甕城,可以見到幾塊石碑立於一側,記錄著蒲城的建城史。擡頭望去,城垛之上是名為迎陽樓的城樓,正脊兩側的鸞鳳吻獸高高挑起。走上城墻,居高臨下望向方方正正的甕城和一覽無遺的城外,便能感知這裏在冷兵器時代的堅不可摧。

古城城樓

       城墻之上,最搶眼的是一棵巨大的古榕樹,這一段城墻與城中一條上坡石板路交接,形成一個不小的平臺。
       這樣的設置,據說也有玄機。石板路其實是舊時的環城跑馬道,緊靠東門、西門與南門三向城墻內側,是城內駐軍平日往返於各城門的主幹道,所以專用石條鋪成,堅固平整,利於行軍。每逢戰時,部隊便可及時調度,而交接處形成的平臺則是舊日敵臺,可以用於整備調度和禦敵。這棵榕樹便在這裏生根,如今已是村民喜歡的納涼所在。
       當年,城堡外便是護城河,如今仍存,是當地重要的灌溉河道,只是許多地方淤積嚴重,河道的寬度與深度均已不同舊日。至於當年威遠門外的吊橋,如今早已變成水泥橋,時有機動車駛過。

古榕樹


       相比外界的滄海桑田,古城內部或許是限於街道狹窄、無法通車的緣故,雖然建築也是新舊雜陳,但風格大體一致,而且老建築比例更高,頑強保留著舊日模樣。
       訴說歷史的古城墻,固然有著滄桑雄壯之美,不過我更喜歡的還是古城中的人間煙火。
        明初建城時,縱橫大路以網格狀規劃,道路筆直,街巷彼此相通,便於調度和運輸。在此基礎上又有一條條小街巷,必要時可用於巷戰。所以古城面積雖小,路網卻密。街巷名字常可見舊時痕跡。如鐵械局巷當年是武器庫房,馬房巷自然是養馬之處,社倉巷用來儲糧。還有一條發祥巷,如今名字吉利,其實是諧音改成,原名是聽來殘酷的挖腸巷,當年建城民工若是犯錯,便是在這裏受罰。
        古城中間的主街最為寬闊,大概在4-5米之間,早已改為水泥路面。舊時“壹一亭二閣三牌坊,三門四巷七庵堂,東西南北十字街,廿四古井八戲臺”的古謠,如今倒仍可以覓得大半痕跡。
       因為臨海,所以古城中不僅有城隍廟,也有沿海地區最常見的天後宮。
       城中散落著舊時名人故居,主街上便有葉良金故居與葉氏宗祠。因為“五百年前是一家”的緣故,自然要走進去看看。蒲門葉氏於明朝嘉靖年間遷徙至此,逐漸成為當地望族,如今的祠堂建於清鹹豐年間。葉良金於1854年出生於此,因家道中落,棄文學戲,譽滿浙南,不但能唱,還能寫能編,以一己之力重振溫州昆劇,可惜32歲便英年早逝。祠堂是典型浙東南建築,飾有木雕。

       保存最好的當屬張琴故居,此宅原來也屬蒲門葉氏,後輾轉出售於張氏。道光十二年(1832年),張琴調任臺灣鎮總兵,並卒於任上。有清壹代,蒲門張氏堪稱軍人世家,張琴之孫張霨曾參加甲午戰爭。張氏祠堂如今掛上了“張氏紀念館”的匾額,正堂之上有“百忍流芳”四個大字。

張氏紀念館正堂

       這些故居與紀念館,雖都掛著文物保護的牌子,但內部仍有人居住。因為地處偏遠,罕有外來務工者,居民多是原住民,故居和紀念館內更是宗族後人。
        他們敬重祖先,保留正堂的匾額與牌位,並每日打掃,自己則住在兩側堂屋中。他們早已習慣遊客出入,見我們走入也毫不詫異。倒是古城中的孩子,對遊客還時有好奇,站在路邊與我們相望。
       古城中的老建築多半建於清代,那時的蒲壯所城,防禦地位已大大下降。清初海禁,蒲城百姓還曾被迫內遷,妻離子散,苦不堪言,康熙年間重設蒲壯營,同治年間再度撤防,從此不再承擔防禦,城防設施也漸漸衰敗。如今街巷之間偶可見舊時商號,見證著這座駐軍城堡也曾有過的商業繁榮。

舊時跑馬道

       在路網發達的當下,從蒼南縣出發,前往周邊縣市都並不艱難,從蒲壯所城前往福建的福鼎縣城,也不過一個多小時車程。但在舊時,若要去與古城隔沙埕港海灣相望的福鼎縣城,起碼要走個兩三天,反倒走海路只需半天。
       也正因此,早於宋代,這裏便設有各種驛館與商業,供來往官民使用,明代更是繁華,幾成重要商道。
       昔日繁華已逝,人間煙火氣仍存。古城中最讓我感興趣的除了巷道間的人與事,還有走幾步就能見到的門神。
       門神本不稀奇,可這裏的門神,不管是城隍廟還是紀念館,抑或是自家宅院,通通走賣萌路線,雖然面相嚴肅威武,可腰部常有個跟人頭一般大小的獸頭,並不兇惡,反倒可愛,簡直像門神懷揣自家萌寵。
       古城這獨樹一幟的門神形象,難道也是舊時流傳下來的標準照?問了幾位村民,可惜都無答案。

萌版門神

       帶著疑問離開蒲壯所城時,我擡頭望向古城墻,一位老人正在城墻上散步,粗礪斑駁的石墻與漸漸黯淡的天光雲影之間,那個小小身影卻有著巨大的天地蒼茫感。
來源:澎湃新聞

本官网所刊登的新闻版权归香港国际电视台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