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背景
理塘這家微博物館,為世間保留一份川藏記憶
作者:管理员1    发布于:2020-08-07 17:52:01    文字:【】【】【
摘要:妳可能聽說過克羅地亞的失戀博物館,或伊斯坦布爾的純真博物館。它們區別於傳統博物館,沒有任何普遍認知上的“古董寶物”,僅用普通物品,就完成帶有個人色彩的物品敘事。

       妳可能聽說過克羅地亞的失戀博物館,或伊斯坦布爾的純真博物館。它們區別於傳統博物館,沒有任何普遍認知上的“古董寶物”,僅用普通物品,就完成帶有個人色彩的物品敘事。
       在純真博物館,4213個煙頭、伊斯坦布爾街道的繪畫和地圖代表著兩個伊斯坦布爾家庭之間的愛恨糾葛,也體現著諾獎作家帕慕克個人對於博物館的理解:小型,個人化,以個人故事替代宏偉歷史。
       7月中旬開幕的理塘“318旅行記憶微博物館”,就是這樣一家“個人敘事代替宏偉敘事”的小型博物館。博物館由理塘縣文旅體投資發展有限公司發起,是理塘縣2020年重點非營利文化展館項目,由一棟百年藏族民居改造而來。


318旅行記憶微博物館

       該博物館博物館屬於理塘微型博物館系列,系列其他幾座還包括倉央嘉措微型博物館、藏戲微型博物館、黑陶和藏式紡織微型博物館等。
        為什麽是318呢?318國道東起上海,西至樟木鎮,全長5475公裏,其中川藏線部分約2412公裏。它是國內最長的國道線,也是一條景觀大道、朝聖之路。多年來,它吸引了三五成群的徒步者,搭車旅行的驢友,或是堅持不懈的騎友,他們共同組成了318川藏路上一道獨特的人文風景。與此同時,這裏還有沿著道路五體投地,三步一磕前往拉薩的藏族朝聖者。關於這條路的記憶,回蕩著很多人的一生。

318國道線上的風景

       一群國道狂熱者“聊出來”的博物館
       318旅行記憶博物館的策展核心團隊,均是318國道川藏段旅行的老驢友。
發起人孔二小姐是理塘網紅青年旅社“理塘的夏天”主理人,主設計師五之目前旅居法國,策展人,川藏線老玩家,博物館“百年撞臉”板塊的攝影師大刀,是多年行走川藏線的老驢友,博物館所有的文本資料,則由法國東亞文明研究中心(CRCAO)在讀藏族博士研究生鬧久次仁撰寫及審核。
       微博物館群兼職統籌杜冬,曾經為Lonely Planet《西藏》指南撰寫過“藏式建築”“匯集八風的高原”“衣襟上的藏地”等內容。他表示自己就是被318國道改變命運的人,從一個在上海坐辦公室的白領,變成紮根川藏的“新移民”。
       杜冬認為,理塘海拔較高,雖然旅遊資源不錯,擁有像千戶藏寨、理塘寺這樣的核心景點,但遊客在此過夜的並不多。原因之一在於理塘海拔較高,遊客怕高反,不敢停。還有就是缺少文化體驗點,停留的理由不夠。
       而微型博物館的建立,可以通過文化整理,讓當地人更加重視本地文化,也讓理塘人看到,藏房不要拆,老房子的用處很多,民宿、辦公室、博物館都可以讓它們煥發生機。

318旅行記憶微博物館由一棟百年藏式民居改造而來

       旅行記憶博物館的概念和內容策劃乃至落地,前後僅半年,因為經歷疫情時期,遭遇了不少困難。“最多時候我們有20多個工作群同時開著。有一陣子為了配合法國同事,中國這邊同事生生過成了歐洲時間。”孔二說。
       因為博物館由一棟老式藏民居改造,一方面為了方便展陳,另一方面為了保護老建築的木雕和墻畫,內部空間用現代材料將其包裹,保留了老窗戶、地板及房頂。
       “我們希望做有責任的設計師,不給地球帶來太多負擔。尤其在藏地,能原汁原味,就原汁原味,老民居的很多老木雕,我們都保留下來了。我是這麽想的,即便以後博物館不做了,也可以方便恢復。事實上,當地工人也不舍得拆。”主設計師五之表示。
       因為熱愛,很多創意都是聊出來的。他們在公眾號“318旅行記憶線上博物館”上發起了征集,征集故事,征集物品,並且稱自己為“一群無法徹底離開的人,一群執著把川藏當成故鄉的人。”
       “我們不買古董”,杜冬說,所有展陳的物品,都和318川藏段有關的旅行記憶有關。
       征集的物品都有哪些?“一張車票,一個登山包,一雙鞋,一張地圖,一個氧氣瓶,一首歌,甚至是一把土。”發起者團隊以自己的經歷和故事為案例,傳遞著一種“記憶即生命”的內在價值觀。

杜冬提供的珞巴刀

       比如杜冬提供了一把珞巴刀,這把刀是他十幾年前在喜馬拉雅山區域以及林芝附近,尋找珞巴族相關文化時,用大米和球鞋換來的。杜冬遇到的珞巴族人不用貨幣,所以他不得不用了這種原始的以物易物方式。杜冬認為,這是318交叉地仍存原始貿易的證據。
       五之提供了一對禿鷲的爪子。2008年,她在318沿途的雅江縣德差村牧場住了一個多月,這個部落唯一會說幾句漢語的是村長,風趣幽默,常常邀請她去家裏吃飯。臨走時,五之心中千萬個不舍,村長也趕來告別,並偷偷在她手中塞了壹對高山兀鷲的爪子。她當時不解其義,村長也沒解釋,只是雙手合十,默默地目送她離開。後來,五之從其他藏族朋友那裏得知,自然死亡的高山兀鷲的爪子對藏族人來說是珍貴之物,村長臨行前這對爪子送給她,是希望護佑她一路平安。

自然死亡的高山兀鷲的爪子對藏族人來說是珍貴之物

       珞巴刀和禿鷲爪珍藏了個人旅行記憶,如今也成為了博物館有溫度的展品。五之說,類似的故事還有很多,並且還在不斷增加。
       博物館還計劃專設一個區域,每位參觀的旅行者留下自己隨身攜帶與旅途記憶相關的一件紀念物,寫下故事,可供展陳。 “這是一個活的博物館。”
       民居做博物館,展陳如何鋪開?
       民居空間不大,四五百米的空間,三層小樓,不能太空,也不能太滿,展品敘事如何鋪陳開?
       一樓從梳理史料開始。展覽梳理了318國道川藏段的歷史時間軸,6米長的時間軸上生動展示了從新時期時代晚期的昌都卡若遺址開始,一直到2020年川藏鐵路有限公司成立,囊括了1386年康藏茶馬古道開通和1939年建立西康省等重要時間節點。
       《白狼歌》《漢藏史籍》 《進藏紀程》《西藏圖考》《藏行紀程》《衛藏圖識》這些歷史典籍,圖像化之後在墻面呈現。實體陳列部分則搜羅了《衛藏通誌》《雅州府誌》《四川通誌》《西康圖經》《康藏前鋒》 《康導月刊》 《康藏研究月刊》 等重要歷史書籍。

318旅行記憶微博物館地圖區布展中

       百年前亦有若幹旅行者走入這裏,留下珍貴影像以及遊記著作。策展方找到古伯察、河口慧海、雅克·巴考、約瑟夫·洛克乃至雲遊僧人在這一代的遊歷著作出版物以及相關史料,復原了歐洲第一位記錄藏區的女性大衛·尼爾在藏區旅行的蠟像,她在《一個巴黎女子在拉薩歷險記》的書中記錄到自己帶著一把手槍、日記本和帳篷,展覽實景搭建時也考慮到了這些細節。

大衛·尼爾在藏區旅行留下的影像

1950年代,亞歷山德拉·大衛·尼爾在藏式房間裏,被旅行帶回的物品所包圍

        除了外來旅行者,展館也梳理了藏族朝聖者們自己的旅行文化 。
       例如,藏族上路的時候,會有對路神的崇拜,而這個路神的形象,是個騎著小蜜蜂的神:“若去出征,佑我能當將軍;若去行商,佑我能做幫頭;離家遠行時,請護送我;從外回來時,請迎接我。”
       此外,藏族人日常旅行和朝聖旅行攜帶的物品也成為展覽對象,例如牦牛毛“墨鏡”、毛氈帽子以及出門帶的打火石、小刀和背包等。
       川藏一帶的交通工具也成為展覽物品,從早先的牛皮船,到現在的摩托車和滑板。“藏族人像打扮自己花枝招展的馬匹一樣打扮摩托車,上面還掛著音樂很響的音箱。”五之笑稱。這些當代生活細節,也都成為了“觀看”的對象。
       作為強調個人記憶的博物館,二樓放置了72個記憶抽屜。參觀者打開這些盒子的時候,可能是溫暖, 是哀傷,是感動,也可能是蕩氣回腸。如標簽是“缺氧”的抽屜,打開會有氧氣瓶、紅景天等物品,都是318川藏線上旅行不可能錯過的關鍵詞。
       除了視覺以外,嗅覺也被考慮進去。博物館三樓有個“氣味板塊”,一排大玻璃瓶子,參觀者可以聞到藏香、藏藥、草原上的幹花、木材場、甚至牛糞的味道,五之表示希望通過這種形式增強互動感,這也是許多國外互動展會借用的形式。

博物館二層的“五色區”,藍、白、紅、綠、黃,這五種顏色在藏文化中分別代表著風,空,火,水,地。

       跨越百年的“撞臉”
       除了收集與整理,318旅行記憶博物館在策展過程中還推動一些事情發生。“百年撞臉”就是這樣一個創意。
       民國上海旅行家莊學本在1930、40年代拍攝了大量康藏人物和風景的照片,成為珍貴史料。攝影師大刀嘗試以部分照片為素材,尋找這些照片場景的今日視角,致敬前輩,對比今昔。
       有些地方原本照片中是草原,如今同樣的角度長出了樹,有些原本是鄉村,如今是樓群。同樣的藏族年輕人,百年前身著傳統服飾,如今穿得很嘻哈。
       大刀研究康定老街景,查了檔案館,對比山的位置,詢問當地老人。老人說,康定二道橋,歷史上重建過很多次,也變化過很多次。當地一位老者告訴他,民國至今,至少改了3次,還告訴他一些趣聞,譬如他小時候,看見很多牧民牽著牦牛過橋,當時還是鐵鎖橋,牦牛不敢走,牽牛的於是也不敢走,當地老百姓就站在那裏看熱鬧,看今天有沒有牦牛掉河裏去。
       趣聞不少,感人的也多。當地牧民為了幫助大刀尋找機位,不少還占用了挖蟲草的時間,跟他一起研究老照片中的地理位置。經過尋找,大刀發現,在丹巴,莊學本當年拍攝丹巴全景的機位,是丹巴人稱作“老城門”的地方,出了這個城門,就是森林,如今那個平臺和碉堡都還在。而民國時的義敦縣曾是進藏的必經之路,車水馬龍,如今變成了一個安靜的村子,即格木村。

上圖:1938年莊學本攝於丹巴,下圖: 2020年大刀攝於丹巴

藏戲表演者和面具 上圖:1939年莊學本攝於甘孜 下圖:2020年大刀攝於川西

莊學本(左)和孫明經,兩位民國拍攝川藏地的攝影師在西康省

攝影師大刀在拍攝“百年撞臉”項目時,找到了莊學本合影的舊址

318旅行記憶微博物館“百年撞臉”布展

       穿越歷史歲月的所有的“撞臉”攝影,都將做成對比效果,陳列於展廳。
       此外,據孔二介紹,微博物館一層展廳還將引入非遺手工藝“妮熱”,找來紡織專家教授當地婦女,尤其是單親媽媽這樣亟待提高收入的群體,設計文創產品,活化老手藝的同時實現幫困扶貧。
來源:澎湃新聞

本官网所刊登的新闻版权归香港国际电视台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