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背景
丹竈:兩村一圩,見證古鎮興衰與康有為一生
作者:管理员1    发布于:2020-07-31 15:43:55    文字:【】【】【
摘要: 有尊重傳統的原因在,珠三角鄉鎮在城鎮化建設的同時,並不過分侵襲原有鄉村,高樓大廈、寬闊路網邊上,便是古樸村落的景致,丹竈便是這樣一座兼具城市化格局的古鎮。

       有尊重傳統的原因在,珠三角鄉鎮在城鎮化建設的同時,並不過分侵襲原有鄉村,高樓大廈、寬闊路網邊上,便是古樸村落的景致,丹竈便是這樣一座兼具城市化格局的古鎮。
       丹竈之名,源自晉代道家人物葛洪在此煉丹並留下爐竈的傳說。漫長歲月中,丹竈曾名人輩出,比如明朝時期曾任吏部尚書、太子少保、武英殿大學士的方獻夫,曾彈劾權臣嚴嵩而遭下獄,遭遇酷刑仍不肯屈服的名臣何維柏。
       名氣最大的丹竈人,當屬康有為。
       蘇村:康有為的依歸
       丹竈位於珠江的北江和西江交匯之處,比鄰西樵山,自古便是來往要沖。因為商業繁榮、文化興盛,丹竈各村宗族各有傳承,如孔邊方氏、沙滘何氏、梅莊馮氏、良登陳氏,最知名的當屬蘇村康氏。1858年3月19日,康有為誕生於此。
       駕車駛入蘇村,眼前是一片巨大的蓮花池,陽光之下有粼粼波光。村落沿池而建,面向蓮花池的路邊房舍新舊雜陳,最讓人矚目的當屬一座座宗祠。
       康氏並非蘇村唯一宗族,沿街可見便有黃氏大宗祠、蘇氏大宗祠、徐氏宗祠等,規模都不小,可見昔日村中興旺。
       也有一些公祠,歲月變遷中漸漸衰敗,如今只剩下一張門臉。繞到後面去看,建築已然傾塌,斷垣殘壁間雜草叢生。在密度極高的一間間宗祠和公祠之間,還穿插著各種家塾,可見昔日村中教育風氣。
       康氏的聚居地在村子一角,康氏宗祠直面蓮花池。幾排屋舍隔著回廊與宗祠相望,清一色清代民居建築,典型的嶺南式鑊耳屋,屋檐兩側各有一個大大的“耳朵”。康有為故居就在其中一條巷道中,又名“涎香老屋”,始建於清朝中葉。康有為曾稱之為“百年舊宅”,在他出生時,康氏已經在這座小樓中綿延五代。

康氏宗祠面前的蓮花池

       有趣的是,巷道口有一處新宅子,青磚墻加琉璃瓦屋檐,大門上方寫著“效賢逸廬”四個大字,房舍主人要效仿哪位賢人?當然是旁邊的康有為了。
       “涎香老屋”大門口上方的“康有為故居”五個大字,出自康有為弟子劉海粟之手。小小的天井被青磚墻圍繞,夏日裏也透著陰涼。故居內是典型的南粵青磚大屋格局,中間是正廳,兩側耳房都是臥室,沿階梯而上的閣樓,則充作書房之用。

康有為故居匾額 資料圖

       當年的康有為便是在這裏啟蒙,閱讀了大量中西書籍,並撰寫了《大同書》初稿。
       1983年,地方政府修復了康有為故居,1986年在故居附近建立康有為紀念館,1996年,這裏被列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這幾年,丹竈鎮重點打造“康園”文化景區,將景區一再擴大。
       近年新建的康有為博物館,史跡陳列雖不算出彩,但資料翔實,有知識普及效果。同樣新建的南海會館,則根據北京南海會館的布局和規模仿制,展示南海歷史和南海會館的歷史。
       當年,康有為前往北京趕考時,曾在南海會館居住,並因院中有七棵古槐樹,將會館裏的花廳院取名為“七樹堂”。也是在北京南海會館,康有為策劃了“公車上書”與維新變法,他早年的人生跌宕多與那個古樸院落有關。
       這些清一色的青磚建築,圍繞康園中央的山體而建,小山不高,但高低錯落之間,營造出極佳的視覺體驗。站在山頂涼亭處,可以見到康園內不同建築的鑊耳,掩映於綠樹之間。
       視線越過康園的青磚墻,可以見到蘇村的民居,天後宮就位於那大片民居之間。
       蘇村不僅僅是康有為成長的地方,也是嶺南天後文化的發源地。如今的佛山南海區,當年曾有一片古海岸,也是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起點。

蘇村的舊時私塾

       中國有海的地方多會拜天後,每年三月廿三的天後誕是中國傳統節日之壹,水上人家最為重視。
       民間相傳天後娘娘時常在海上拯救遇難者,因此被奉為海上守護神。直至今日,蘇村每年的天後誕仍極隆重,海內外鄉親多會返鄉祭拜天後,祈求風調雨順。
       早在公元1131年,也就是當年蘇懷遠率眾南遷蘇村時,就已建起天後廟,此後近九百年間,一直香火鼎盛。那時的蘇村還是四面環水之地,直至後來地質變遷,才成為今日三面環水的模樣。
       仙崗村:瀕臨失傳的“盲公話”
       距離蘇村不遠的仙崗村,比鄰丹竈最知名的仙湖公園,是這一帶最為秀美的古村落。
       所謂仙湖,與當年在此煉丹的葛洪有關,仙崗村的得名更是葛洪所賜。傳說東晉時期葛洪雲遊至此,在山崗邊得一佳泉,以清冽之水煉丹。他得道升仙後,便留下“仙崗”之名。
       當年的“仙泉”,如今仍可見得,也就是被稱為“仙井”的蟹眼雙泉。雙泉,分雄泉與雌泉,後者曾在1959年被埋,2012年,丹竈鎮政府出資300余萬元將雌泉重新開挖。
       如今所能見到的雄泉,井口為方形,雌泉井口則是圓形,取自道教的“天圓地方”。村民對這雙泉眼極為珍視,斷不會再如當年那般將之毀棄。村民每日煮飯、泡茶和煲湯,也常使用泉水。
       其實,即使無仙泉,仙崗村也“仙氣十足”。
       從村子牌坊駛入,道路一側是田野與池塘,另一側則是一排青磚大屋,一條條裏弄,伸向村子深處。巷道多以青石鋪就,與青磚墻相映。路旁的青磚墻上,懸掛著一個個竹筒,用來種花花草草與多肉,十分趣致。
       與蘇村類似,仙崗村沿主街也有眾多宗祠,如宗廣祖祠和儉堂大夫祠等。不過最大的祠堂位於村子的廣場之上,陳氏大宗祠與立之祖祠等構成的建築群是村子的中心,一排排民居在宗祠建築群之後沿坡而建。這一帶顯然經過修葺,周邊的低井坊和水巷坊等,都以舊時村落地理命名。

仙崗村的中心,陳氏大宗祠

       舊時的仙崗書院,也在廣場附近,曾啟蒙歷代村民。這幾十年間,它的教育功能不再,一度淪為廢舊農具倉庫。幸得熱心人將之變成藝術館,收藏古董家具和民俗用品。
       但不是每棟村中建築都能得到這樣的活化,陳仙洲故居便已荒廢,院內雜草叢生,不免令人唏噓。
       陳仙洲是愛國商人,曾在武漢、廣州和家鄉仙崗捐資辦學。抗戰時期,日軍曾力邀他任偽職,陳仙洲斷然拒絕,並將收藏的古玩字畫拍賣,用於購置飛機保衛武漢,此舉曾轟動一時。
       與陳仙洲故居的落寞一樣,仙崗特有的“盲公話”也日漸雕零。
       據說一百多年前,仙崗村發明了一種“盲公話”,只在村中流傳。之所以要發明這種話,是因為村子一向商業興旺,許多人在外經商打拼,彼此間用盲公話交流,可以提防外人。
       作為如今的南海區非物質文化遺產,盲公話曾引發許多學者的研究興趣。它的表音方式,是將一個字的聲母與韻母拆開,分別用切語的形式表示。
        例如,粵語的“食飯”(即吃飯)用盲公話表達則是“力淑蘭馮”。以“淑”的聲母加“力”的韻母和聲調,合起來就是“食”音,以“馮”的聲母加“蘭”的韻母和聲調,合起來就是“飯”音。
       因為使用範圍小,加上老人慢慢雕零,盲公話已然瀕危。走在村子中,年輕一代多已移居,剩下的只有老人,他們或許是懂得盲公話的最後一代人。
       羅行圩——三百多年老圩
       當年丹竈因地處水陸要沖,商業繁榮,而其中首屈一指之地,當屬羅行圩。
       所謂“圩”,其實是“墟”,即集市。但在珠三角部分地方,常常以“圩”代“墟”。羅行圩位於珠江北江支流南沙湧的中下遊,早年以竹籮編織聞名,因此得名“籮行”,後來改為羅行。
       羅行圩興起於康熙年間,原本分上、中、下三圩。上圩主要是居民區,中圩和下圩則主要是店鋪,早期便已有商鋪二百多家。此後,它曾多次改名,1949年後改回羅行圩之名。
       如今的羅行圩,一條古樸街道貫穿兩端,名為中山大街,幾條街巷圍繞它而建。街上建築新舊雜陳,大多兩到三層,多半仍有人居住,許多建築還掛著舊招牌,其中最多的便是竹制用品編織。

羅行圩的中山大街

       明末清初,竹器行業日漸興盛,逐漸超越家庭作坊形式,開始雇傭工人。康熙年間,羅行圩周邊便已遍布竹手工業者。
       羅行圩的地理位置其實並不出色,它四面環水,舊時也沒有橋梁和公路,可正是因為竹器編織,逐漸成長為商業重鎮。
       有趣的是,羅行本地並不種植竹子,卻成為了竹器生產重鎮,竹材多來自竹鄉廣寧縣。民國時期,羅行圩的竹器已經遠銷南洋地區。當時竹器用途極廣,家家戶戶都需要,市場極大。
       羅行圩人很早就明白了共贏的道理,為了避免市場惡性競爭,他們早早確立了專業分工制度,指定不同的村子去加工不同的工序或品種。直至上世紀60年代,這種專業化生產體系仍然維系。當時的羅行圩遠近聞名,是南海地區最興旺的商業街。
       每逢墟日,周邊縣市如廣州、佛山、中山、順德和三水當地都會有人專程沿水路趕來。除了竹具,各種生活用品也是應有盡有。可惜後來塑料行業興起,竹器漸漸沒落,加之鐵路和公路日漸發達,水運逐漸被取代,羅行圩也逐漸雕零。
       我腳下的中山大街,舊時名叫海旁街。1932年前的兩百多年間,它一直是石板路。石板路固然古樸,但起伏不平,不利於運輸,因此羅行圩商鋪自籌資金,建成當時南海縣第一條水泥路,並命名為中山大街,也是南海縣當時第一條標準街道。
       如今走在中山大街,六米寬的街道因為停車等緣故顯得狹窄。但在當年,水泥還需進口,羅行圩人能修建出這條全場1.8公裏的水泥路,實屬不易。
       街上行人極少,偶爾得見,多是老人。伴隨著羅行圩的雕落,年輕人也多已離開。至於舊日榮光,也只能在細節中依稀得見。比如街道兩邊的老房子,門面雖然不寬,但縱深極長。這是因為制造竹器需要使用大量竹子,要存儲長竹子,房子也需要縱深。
       昔日繁榮時,羅行圩無所不包。在中山大街上還可見到舊時榨油廠,寫著“一元一張電影票”、貼著許多老電影海報的電影院。
       正對某條巷口,有一間掛著“廣東茶樓”招牌的食肆。據說,當年羅行圩最繁華時,有五家茶樓同時經營,除了廣東茶樓外,還有巨馨茶樓、廣州茶樓、三元茶樓和中山茶樓。
       至於粥粉面店和糕點店,也有十數家之多。就在中山大街上,幾家仍在營業的老餅家,仍然出售傳統糕點和喜餅。
       街邊有臺階通向河堤,階梯被刷成彩虹顏色。走上堤岸,眼前是緩緩流淌的江水。堤岸地勢極高,大概有兩層樓的高度。據說當年堤岸上也曾是連片商鋪和房舍,迎接著來往商船。直至竹器行業雕落,加上防汛需求,房舍商鋪才一一清拆。

羅行圩旁的堤岸

       藍天之下,江水的那頭通往丹竈鎮中心,也通往蘇村,覆蓋著整個舊時南海縣。舊日商貿繁華、水運繁忙,都曾影響著年少的康有為——日後的康南海。
來源:澎湃新聞

本官网所刊登的新闻版权归香港国际电视台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